螺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杆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吴欣鸿美图秀秀造手机就是无知者无畏

发布时间:2021-01-21 23:43:19 阅读: 来源:螺杆泵厂家

吴欣鸿。美图秀秀的 80 后创始人,CEO

程苓峰:之前跟蔡文胜聊美图为什么要造手机。是讲大道理。这是虚。今天想问问你,卷起袖子干累活儿时,有什么具体困难。这是实。虚实结合,你们轰轰烈烈造手机的图就全了。

吴欣鸿:第一个困难是“无知”。

一帮之前在互联网上做 APP 的年轻人,忽然发现做手机是个很酷的事,我们就一头扎进去了。我们对要遇到的困难没想太多,供应链、硬件结构、系统工程这些大问题,其实就算要想也想不到。手机和 APP,完全是两个事。但我们立马就立项了。事后看,冒险、幼稚、傻逼。

程苓峰:没找行业里的前辈请教过再立项吗。

吴欣鸿:没有。当时投资人蔡文胜也同意,我们就出发了。其实,若我们详细论证、瞻前顾后,很可能就不敢做了。

程苓峰:初生牛犊不怕虎。接下来第一件事是什么。

吴欣鸿:我们本来不想自己做手机,想找主流手机品牌合作,联合推一款手机,还是用人家的大牌子,就把美图擅长的拍照模块植入,主打自拍功能,然后双方联合做市场。但我们碰壁了。大厂商不理我们。我们就是家人家瞧不上的小公司,一群毛躁的年轻人。

程苓峰:套路跟 360 特供机相似?

吴欣鸿:360 特供机是联合品牌,我们不要求联合品牌,我们只要求在市场营销上冠美图秀秀的名义。但大厂商很强势,它们不认可这点,它们不想看到打着美图的旗号去推广它的手机。它们想突出自己品牌。

程苓峰:是不是你们要的分成太多。

吴欣鸿:不是。其实我们很单纯,我们只是想证明自己。我们就想无偿提供技术方案,在它们帮助下进入到硬件底层做出更美艳的自拍效果,以前做 APP 只是在系统层、没底层的计算能力,做出来后帮做市场推广。但它们认为自拍不是个强技术,也不需你推广。可能公司大了,有整体品牌规划,不灵活。

程苓峰:这点我有感触。刚开始做自媒体时,我去找传统媒体,我供稿,想得到较高稿费。但传统媒体觉得我就像叫花子,或是一个想偷它肾的贼。接连碰壁。没办法,只能自己咬牙坚持做自媒体。然后回头去看,若真把稿子卖给它们,那才真成叫花子。新旧历史交替,可能一定会这样。

吴欣鸿:地球上有过一种动物叫恐龙。

程苓峰:为什么不找不那么强势的手机商合作。

吴欣鸿:我们觉得不好。不如自己做。于是我们就决定自己做。所以自己造手机是逼上梁山。

程苓峰:上山碰到的困难是。

吴欣鸿:我们去找 ODM 厂商,我们设计,它来生产。国内有手机制造的成熟产业链。一开始找的几家都不干,觉得不靠谱。我们就一直找,碰运气,最后有一家认同我们的理念。有些 ODM 做大了的厂商,在朝垂直领域突破,而拍照是一个兵家必争的功能点。它自己有这个意向,我们一拍即合。

ODM 商提供整机解决方案,我们负责从底层的拍照的研发,到软件,到市场营销、定价。收入都是美图的。

程苓峰:这个过程肯定难。

吴欣鸿:我们的手机跟之前任何一款都不同。之前手机的前置摄像头是 500 万,我们是第一款 800 万的手机,还装了独立芯片,这些芯片以前只用到专业相机身上。之前大部分手机连后置摄像头都没芯片,这违背了硬件设计的常规。

手机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东西。于是主板和驱动要全部重新设计,效果优化和调试要重新做,多很多工序,增加研发成本,周期变长。比如需要我们、NTK、ODM、芯片提供方富士通四方联调,富士通调了 2 个多月…… 这款手机从里到外都是自己设计的。

程苓峰:这个阶段你们拜访行业前辈了吗。

吴欣鸿:还是没有。因为没看到一家跟我们路径相似的公司。360 特供机不需重新设计,主品牌是手机厂商,360 只是简单定制、预装软件、建立渠道。也没去拜访小米。我们一直在侧面学习,没正面讨教。

程苓峰:举个具体的最大的苦难。

吴欣鸿:所谓的困难都来自,我们是第一次做。事很碎,说起来都没什么,但你会碰到无数个,每天都有。你需要把这个过程走一遍,交所有的学费,再做的话就不会有类似问题了。

程苓峰:团队的感觉是什么。

吴欣鸿:又兴奋又辛苦。工作量是之前两三倍。睡不好,睡得少。但大家都很喜欢。就好比玩游戏,过关斩将、打怪升级的感觉。

程苓峰:于是手机有了。2199 的定价怎么来的。

吴欣鸿:根据成本算出来的。首先我们是第一次做,小批量,综合成本很高,除了外界看得见的元器件,还有研发、税、市场、项目运转的成本。市面上说 iPhone5 的成本是 1000 多,但你要看它的综合成本,看它的量那么大分摊了多少研发和运营成本。我们的底线是不能亏太多钱。我们的第一和第二批没赚钱。

程苓峰:你们可以通过服务收费来补贴手机。

吴欣鸿:美图一直是免费,靠广告赚钱,赚得也不多。我们确实没评估过这点。

程苓峰:这个定价给你们带来非议。

吴欣鸿:争议较大。男生就不理解女生的自拍需求,男生就单纯看硬件,觉得没性价比。他们就以为国内的手机都该是几百,你居然多过 2000,你居然比小米贵,你这叫坑爹,逆天了。

但我们的目标用户蛮喜欢。她们看你是否真的把我拍得更好看。第一批不到 2 万台,不到 1 小时就卖掉。第二批加订 5K,因为核心元器件紧缺,短期内只能生产这么多。

程苓峰:手机受欢迎了。那下一个困难在哪里。今年目标是多少台。

吴欣鸿:初期市场验证这一关过了,我们才能逐步上量,上量才能赚钱,才能摊薄前面的成本。我们今年可能会卖 20 万台。但第一年目标不是卖货,而是打磨产品,建立口碑。现在进入爬坡期。

要上量,供应链会困难。核心元器件都被国际品牌包断,我们太小,拿不到。只能当品牌和口碑慢慢成长、得到验证,厂商才会看重。小米现在虽然也核心元器件紧缺,但肯定比我们好很多。我们还是小不点。需要持续努力,难一下子解决。

程苓峰:到顶峰你会卖多少台。或,你的核心用户有多少。

吴欣鸿:我们的单月活跃用户不止 5000 万。有需求的很多,但在观望。大部分人不敢第一个吃螃蟹,她们在看口碑如何。

有个参考。卡西欧的自拍神器,5000 块,去年在中国行货卖了 200 多万台,水货可能更多。

程苓峰:你们卖的不是手机,是爱美的需求。

吴欣鸿:你可以把自拍神器看作“虚拟化妆品”。女生想在网上跟人分享的自己更惊艳、更自信。我们服务这个需求。

在一二线城市,女生买几百块的化妆品都不眨眼,一两千也正常。这是一个关于“美丽”的市场。20 年前中国没什么化妆品,现在 70% 的女生都用化妆品,各品牌百花争鸣。新的东西被接受有个过程。一旦用上,就习惯,就离不开。

程苓峰:那些刚开始拒绝你们的主流厂商,该后悔了。

吴欣鸿:它们又找上门来合作。它们也明白,手机市场之前比性能和价格,现在是找细分领域突破。现在也有主打音乐播放的手机。但我们短期内没跟它们合作的需要。

程苓峰:人才上的困难。

吴欣鸿:为造手机引进 40 多个专业人才,最高是副总裁,我是总负责。美图原来有 150 人,现在快 200 了。

程苓峰:耗时?耗资?

吴欣鸿:去年 7 月开始立项,大概做了 11 个月。中国手机生态链比较成熟。投入几千万。

程苓峰:你的感触。

吴欣鸿:一件没做过但又想做的事,还是不要想太多,要不就没办法做。想做,就先投入进去,再说。别人看起来,我们不理智。我们的风格就是“做了再说”。过程中会越做越好,不会想太多。其中的困难,我们不惧怕。心态平和,解决就好。

程苓峰:会有意外之喜。

吴欣鸿:做手机触及到移动互联网的生态。我们从零开始,从里到外。进入好多环节,锻炼了团队,提升了视野,一个宝贵的实战,大部分公司缺乏这样的机会。

我们有了更明确的发展方向:android,这是趋势。移动设备的爆发超出我们的想象。需求太大了。原来看,去年就爆发了,但今年爆发更猛。厂商都缺货,供不应求。三星 S4 只 10 天就卖了一千多万。

程苓峰:那你的核心功能呢。

吴欣鸿:当我们深入到底层,才发现图片还可以深挖,能做得更极致。只做 APP 没法掌握这些技术。很锻炼技术团队。做过了底层,再做表层,就很轻松。

目前我们就想把产品做得更好。没宏大的想法,没规划。我们就在这个细分领域大胆尝试,创新。用户和市场是顺其自然的。

风暴幻想安卓版

指挥官联盟解锁版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app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