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杆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3:42 阅读: 来源:螺杆泵厂家

那太监见我醒来,阴阳怪气地笑着说:“姑娘真有福气,圣上当真不忍心伤害姑娘!这不让咱家过来瞧瞧!”

那声“姑娘”让我心间生凉。

我知道再也瞒不过去,以高纬的手段,知我是个女的,指不定怎么羞辱我。我望着墙壁,红唇一咬,冲了过去。

“快拦住她!”那太监惊叫起。

我只觉一股腥热滚下,顿时无了知觉。

待我醒时,却见四周轻纱曼妙,一只金色琉璃香炉在榻边点着,不时烟雾萦绕,香气袅袅。头上缠着纱布,看似已被包扎过。

望着四处,竟一时摸不清自己在哪?只觉头疼作的厉害。

撑着床榻爬起,瞧见一张俊脸不时凑了过来。

来人发色如墨,眉如飞剑,目似朗星,嘴角微翘,身着明黄色锦袍,袍上绣满了金龙。

心一怔,这人可不是高纬?

高纬见我醒了,笑着说:“你不用怕朕,朕又不是老虎,岂会吃了你!”

我垂下头,心里想着,自己怎没死,他又怎会在这?或者说,他怎么把我弄到这来了。

高纬瞧出了我的心思,说:“这么美的一个妙人儿,就这么死了着实可惜!朕,素来怜香惜玉,不如你从了朕如何?”

我将身躯往榻内瑟瑟,不知为何体内有股异样的燥热瞬间直窜。

那股燥热一点点侵嗜着我的神经,我忽然觉得对男性有着特别的期盼。

心想一怔,怎么会有这股奇怪的感觉。

高纬瞧出了我的不安,勾嘴笑道:“难受么!想必益春丹的毒性发作了,这可是西域最毒催情物,就算你是贞洁烈女也抵不过药物的催残,很快你就会成为人皆可唾的荡**妇!”

“卑鄙!下作!堂堂一国之君,居然对个弱女子出此卑劣手段!就不怕传出去让人耻笑!”

“他们爱笑就笑好了!朕只当寻点乐子!”高纬不以为然地笑起。

那股燥热越烧越旺,我感觉自己瞬间掉进了个火炉,随着那熊熊燃起的火焰肉躯在一点点化为火烬。

纤手紧攥,不时用尖锐的指甲划刺着掌心,好让自己清醒些。

可是这药毒性不是一般的大,不一会,我就觉身躯生软,两眼迷离,望着眼前的高纬,就抑制不住地轻哼起。

声音异常的娇嗔,酥媚妖娆,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用力咬破红唇,告诉自己再难受都不能出声,不然就着了这狗皇帝的道。

血腥味让我顿时清醒。

“杀……了我!”我扑通一声滚下榻,头再次磕向地,血水顺着纱布再次渗出。

高纬瞧着一身是血的我,一把将我提起,抚着我的脸颊说:“杀了,岂不便宜你!朕还没有玩够!”

说时动手扯起我的衣带,惊得我挥手捶打他。

可惜我此时身中了毒,连挥出的拳都是软软地,反倒像是在给他捶背,邀请他一般,吓得我赶紧缩手。

不一会胸前一凉,吓得我闭上眼,嘴巴一翕,咬向舌头,却在瞬间咬到一个硬物,一看竟是高纬的手指。

高纬瞧着被我瞧红的手指,俊媚紧拧。

其实他一早就看出我的意图,在没达到他想要的目的前,他怎会轻易让我死。

扬手给了我一巴掌,直打得我发髻凌乱,摇摇欲坠。

“朕就是要高长恭和宇文邕眼睁睁看着,朕是如何宠爱你的!”

“不……要!”

我的神智一点点抽离,唯一能说的只有这两个字。

看着高纬得意洋洋的嘴脸,我脑子里想的唯有兰陵王高长恭。

为什么他还不来救我!

泪水像决了堤的洪水般倾泻而下,眼看着高纬一件件撕扯着我的衣物欺辱我,而我已无力再反抗,只能形同木偶般,任其欺凌。

就在这时殿外传来脚步声。

“陛下!兰陵王来了,说要见陛下!”一个太监惊惶失措地道。

高纬哼了哼,“告诉他,朕现在没空!”

“可是陛下,兰陵王说前方战况紧急,周军已兵临城下,想与陛下商讨应对之策。”

如此一说,高纬顿时收起心,瞧着床上晕厥过去的我,说:“宇文邕还真会找准时机!罢了,你让高长恭进来!”

高纬望着我别有深意地笑起,他忽然想到一招,可以让兰陵王和宇文邕相互残杀。

兰陵王被太监引进殿,瞧见榻上衣衫不整的我,素指紧了又紧,却面不改色地说:“不知圣上想如何应对!”

“长恭是我北齐的战神,这种事长恭看着办就是!不过,朕今日要送给长恭一件礼物!那,你把她带走!只当朕赏给了你!”

兰陵王朝榻上的我望来,见我双颊起着不寻常的潮红,料定是中了毒,又见我此时神智不清,动作怪异,在不停地扭动腰姿申吟。声音酥骨摄魂,心下一惊,怎么都没想到高纬居然会是这般的无耻。

心下一痛,双膝着地说:“臣弟谢圣上隆恩!”

一股清晰的莲香拂来,我晕眩的神智顿时清醒一些。

我见是兰陵王,心间一涩,倔屈地撇过头,“放……开我,我的……生死与你何干?”

兰陵王没有出声,脱下外袍替我裹住,打横抱着我走向战马。他将我放在马上,自己坐在我身后,我依附在他胸前。

此时的我身躯滚烫难抑,汗水湿了一身又一身,少女的曲线不时露了出来,兰陵王瞧着我的眸光变得热烈。

只听马蹄哒哒,我不知他要带我去哪?

我们骑着战马朝一处山林步去,月下光,梨花漫天飞舞,时不时有花瓣拂在我脸上。

我此时的神智已恍惚不清,体内的青欲,像毒蛇般吞嗜着我的神经,眼前的一切都是迷离的。

我忽然一把揪住他的衣襟说:“好……难受!给……我……一刀!求你!”

兰陵王眼眸一红,抚着我的脸说:“其实我一早就知是你!对不起,紫鸢是我让你受苦了!”

我没有听出他的话外音,苍白无力一笑。

他抱着我步入梨花林中,走了一段路后,才将我放下。

冲着我说:“紫鸢,我会对你负责的!”

---- 作者寄语:今天本本坏掉了,这章是用台式机写得,不太习惯。晚上那章怕是要晚点了哈,大概八点半左右吧!

热灸贴批发贴牌艾贴oem贴牌生产厂家贴牌

昭通市二手钢模板生产厂家

高埗钢管废品废料回收

阜阳热浸塑钢管销量大增&

济南市百级流水线净化棚定制

安庆市厂区园区专用扫路车路面清扫车售价

连云港pvc地板胶厂家制药厂手术室塑胶地板

新旧青铜进口报关日本二手物品进口清关需要准备的资料

嘉兴市海盐县消防水管查漏维修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