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杆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媒介即讯息是塑造历史和社会的隐蔽力量读理解媒介论人的延伸

发布时间:2020-07-21 10:38:52 阅读: 来源:螺杆泵厂家

理解《理解媒介》

电话、电报、广播、电视等电子媒介的广泛使用,塑造了一个新的文化形态和传播方式。

文/纳纳子

《理解媒介》书如其名,关注的是媒介,是媒介自古至今的变化,以及这种新旧更替的变化引起的环境的更迭对人类产生的全面性的影响。所以说,可以将《理解媒介》称之为媒介专门史,如果再宽泛一点说,它还是一部人类文明史。因为在麦克卢汉的理解里,媒介不仅仅是新闻传播意义上的,而是包容了一切能让人与其他元素发生关系的物质。

可是麦克卢汉梳理媒介发展的历史,并没有按照时间的顺序,甚至连正常的线性的发展脉络都没有给出,也许与他批判序列性的、连续的思维方式有关,也或许他本意就不在梳理历史,而只是用这些媒介的发生发展和相互影响的过程来为自己的思想服务,需要时就扯出一段来佐证他那天马行空的论断。所以整本《理解媒介》,很难看到麦克卢汉正儿八经地给人解释他的理论,正如他自己所说“我只探索,不解释”(I don’t explain, I explore),他丢给人一堆闪光的珍珠,让大家自己串成首饰,可是就连这其中的线,也若隐若现地让人无法把握。

第一部分,他用了七章的内容,来提出了著名的三论:“媒介即讯息,媒介即人的延伸,冷热媒介”,这三论惊世骇俗,意图颠覆以前的所有传播理论,而建立一个新的理论王国。这三论贯穿全书,是完成这样一个媒介全景勾画的主要用色;第二部份就是运用这三论来分析麦克卢汉自己能想到的一切文化、政治、社会现象,并将这些重大现象统统划拉到媒介的巨大影响之下。

媒介这个从来不被理论家重视的因素,在麦克卢汉的书里,成了决定人类历史结构调整的关键,这是麦克卢汉思想的一大进步,只不过他有些矫枉过正了,不管怎么说,媒介承载的内容,依然在人类发展中有着不可小觑的影响力,不能完全无视,谁都不能否认先人辛辛苦苦撰写的书带给他们的后代多少宝贵的经验和财富。许多人由此将麦克卢汉视为技术决定论者,同他的前辈伊尼斯一样,然而麦克卢汉不同意别人称自己为技术决定论者,可见他并不是单纯的认为技术至上,认为技术能够超越一切而成为决定社会发展的终极性的力量。既然如此,那只能说他如此的矫枉过正是一种策略,是推广自己思想被更多人接受的策略。毕竟,他是倡导媒介说的开先河者,不做极端的理论难以被理论界注意到,所以他只有发惊人之语以期获得重视。

大家都知道,麦克卢汉的著名言论就是“媒介即讯息”,媒介传递的内容根本不在他所关注的行列,或者说他认为内容所起的作用根本就不能和媒介本身对人类产生的影响相比,正如在序言里拉姆潘所提到的,麦克卢汉认为媒介是“事情所以然的动因,而不是使人知其然的动因”,他自己也开篇明义,在第一章开始就解释了这个问题,所谓媒介即是讯息只不过是说:“任何媒介对个人和社会的任何影响,都是由于新的尺度产生的。我们的任何一种延伸都要在我们的事物中引进一种新的尺度。”可见他认为媒介的变迁这个过程本身就对人类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推动着人类社会的向前发展,这与它所承载的内容无关,“如果从机器如何改变人际关系和人与自身的关系来看,无论机器生产的是玉米片还是卡迪拉克高级轿车,那都是无关紧要的”。而对于“媒介即讯息”的讯息一词,麦克卢汉是这样理解的,“任何媒介或技术的讯息,是由它引入的人间事物的尺度变化、速度变化和模式变化”,这个“讯息”是媒介自身所带的,而不是它所传播的内容,这个媒介自带的讯息才是决定人类结构调整和变化的关键。在麦克卢汉的理论里,媒介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甚至可以说是决定性的,至于人们如何使用媒介,用媒介承载什么内容,媒介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归谁所有,他不关心,也不认为它们的重要性能够与媒介本身的性质相提并论。

任何一种新媒介的产生都会使人的感觉器官的平衡状态发生变动,产生心理上和社会上的影响。他在书中这样说道,“任何一种感觉的延伸都改变着我们思想和行为的方式,即我们感知世界的方式。当这种比例改变的时候,人就随着改变了”。这在第二部份表现的极为明显,麦克卢汉详细分析了26种媒介,但即便是我们最熟悉的电视、广播、报纸,他的角度也都闻所未闻,因为他都是从媒介本身来分析它对人类的的影响,而对于内容则是只字不提。比如说广播是部落鼓,它催生了希特勒的纳粹主义,原因就是希特勒极富煽动力的语言形象在广播这个热媒介里得到了最好的展示。而电视不适合长相太过有职业特征性的人,因为当电视推出的人看上去可以明确分类时,观众就没有任何东西需要填补了,所以电视适于表现过程,而不适合包装整洁的作品。

他将媒介划分为三种类型,以听觉为主导的口头媒介、延伸视觉的文字或印刷媒介、无所不包的电力媒介,并用这三种媒介类型为依据标准来给人类社会断代,于是形成了人类的部落化时期、非部落化时期、重新部落化时期。这三个时期里,人们的组织方式、思维方式、行动方式均受到当时媒介的影响规约,而分别与当时的媒介形态相契合。比如说麦克卢汉认为极为重视视觉的印刷术就直接产生了“民族主义、个人主义、宗教改革、装配线及其后代、工业革命、笛卡儿和牛顿的宇宙观、艺术中的透视、文学中的叙事排列。”其实想想不无道理,人们的视觉无限度延伸而封闭或者削弱了其它感官,在看书面文字时产生了疏离的无法全身心投入的情绪,这造成了个人主义的兴起。看见自己的母语穿上可以重复的、相同的技术衣衫,在读者的心中会产生一种统一和强烈的感情,这就造成了民族主义泛滥。统一的序列性的社会要想提高速度,只能创造出分割的机械生产,以及重复做专门工作的流水装配线,这就是工业革命的兴起。总之,麦克卢汉认为技术或者说媒介在人类发展史上的确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往往会成为进步的推动力,这是不可否认的,是麦克卢汉比前人或者说同类人思想开放的地方。还有他对于地球村的预言,电力时代的到来,使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本身实现外化,人们不光是调动所有感官,甚至是整个意识系统去参与媒介,这种整体性的全身心的投入,让人们不再呈分割独立状态,必须要整合感知、全面把握、密切交往才能对这个世界进行更好的了解,这就使人类重返部落化时代,个人与部落融为一体,于是,麦克卢汉早早的就预见到了地球村的出现,世界将会重新成为一个部落大家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像麦克卢汉在某一章最后高喊的:“在电子时代,我们身披全人类,人类就是我们的肌肤。”

麦克卢汉论及媒介起源时,发明了他的另一个基本论断,“媒介即人的延伸”,他是从生理学“自我截除”理论得到的灵感,“身体受到超强刺激的压力时,中枢神经系统就截除或隔离使人不舒服的器官、感觉和机能,借以保护自己。因此发明创造的刺激,就构成加快速度和增加负担的压力。比如轮子,它是脚的延伸。文字与货币媒介加快交换过程,形成新的负担,造成压力,这是脚需要延伸的直接原因。”这可以看作是麦克卢汉对于媒介起源的解释,居然运用的是生物学上的理论,在他眼里,所有的媒介,都是人出于自我保护受到压力的器官的目的,而发明出来借以应付负担的手段,可谓是纯粹的生理机能反应,而与人类社会性的延伸关系不大,不能说没有关系,因为他毕竟看到了脚之所以受到压力,有文字和货币加快交换过程的原因,然而这里的文字和货币媒介之所以出现,肯定也是由于人体某些器官受到的压力所致,如此往前不断推论,一切都是生理使然了。

运用这个论断作为基础,麦克卢汉在第二部份分析了人类的三种延伸,一是身体器官的延伸,比如轮子是脚的延伸,衣服是皮肤的延伸,住宅是集体的皮肤的延伸,二是某种感官的延伸,比如口头言语是听觉的延伸,印刷物是视觉的延伸,三是中枢神经系统的延伸,这专指他的电力时代,包含了广播、电报、电话、电视等新兴媒介。这些延伸都在不同的层面上对人类社会产生了影响,大到民族主义复兴,小到康康舞在不同文化里受到的不同待遇。这些延伸在不同的国家里占据的主导地位不同,从而导致了不同文化的产生,英美偏重视觉的延伸,东方和欧洲大陆偏重听觉触觉等其他感官的延伸。而这种不同也导致了接受新媒介时的反应不同,“在偏重听觉和触觉的欧洲,电视强化了视觉,驱使听觉和触觉走向美国式重外观,重装潢的风格。在高度倚重视觉文化的美国,电视打开了听觉和触觉的大门,使感觉通向有声语言、膳食和造型艺术的非视觉世界。”

将媒介的产生完全归因于生理学,这有些失之偏颇了,毕竟,媒介的发展与人类社会关系网络是有很大关系的,尤其是一些传播媒介,脱离开人类的交往而单纯从生理意义上去探讨是绝对的有违科学精神的,也无法将媒介的起源论述的很清楚,尽管麦克卢汉很能自圆其说,始终在这个地方,由于缺少对于历史的敬畏,而损失了很多观众。

虽然通篇谈的是媒介的决定性影响,虽然最后的电力时代使人类的中枢神经系统麻木以自保,可是麦克卢汉并不悲观,甚至在欢欣雀跃电力时代的到来,认为这将是带领人们重返部落化的道路,人和人类都将回归整体,回归和谐自然的生活状态,有些类似中国的天人合一思想。这让人很惊叹他的乐观。

不过,在某些小的地方,他还是提出了自己的警示,第一部分的“对媒介影响潜意识的温顺的接受,使媒介成为囚禁使用者的无墙的监狱。”“每一种塑造社会生活的产品,都使社会付出沉重的代价。”这些都在警示世人,对于周围媒介的麻木不自知最终会束缚人类,从而受到媒介的奴役。这是麦克卢汉从“麻木”理论得出的结论,人的延伸造成的新的压力迫使神经系统堵塞某些感知通道,否则无法承受延伸带来的强烈的刺激,这种麻木从另一个角度来解释,就是一种自恋,因为延伸的是自己的器官,所以人们使用媒介的愿望和使用自己的器官的愿望一样强烈,在这种持久性的自恋式的使用中,人们的潜意识里就对媒介影响维持在无意识的水平上,就像鱼对水的存在浑然不觉一样。每一种新的媒介的巨大刺激都会使人类产生麻木感,而电力时代尤甚,因为它会造成中枢神经系统的麻木。因此,我们需要做的是“从自恋和麻木状态中惊醒过来”。只有清醒的认识到媒介的影响,人类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决定媒介的发展方向,就像他在序言中说的:“本书的宗旨是探索技术所反映的人的延伸的轮廓,弄懂它们可以使之井井有条地为人民服务。”

所以虽然说麦克卢汉极力强调媒介的巨大作用,可是他并没有悲观地认为媒介就能够主宰人类的命运,正如他在书中所说的“在两种媒介杂交的时刻,是发现真理和给人启示的时刻,……因为两种媒介的相似性,使我们停留在两种媒介的边界上。这使我们从自恋的麻木状态中惊醒过来。”此外,他还提到了艺术和艺术家,他认为艺术家能够有意识的调整各种个人和社会的因素,去适应新的延伸。麦克卢汉对于艺术家是极有好感的,从他的书中的大段引用就可以看出,他眼中的文学家、剧作家、音乐家都有提前感知新技术的能力。我相信,在这个地方,他是在强调一种整体意识或者说一种场域理论,也就是他心心念念希望人类回归的状态,由于艺术家具有整体意识,在新技术的打击使意识过程麻木之前,就能够矫正各种感知的比率,所以他们能够避开新技术猛烈的锋芒。而如果所有的人们都能够到达那种集体无意识的状态,用整体意识去感知而不是用具体的某个感官去感知,那么再有任何的新技术,新媒介,我们都可以从容应对,不会再被催眠而进入麻木不自知的状态。

个人视角终有局限,如有非虚构类好书新书推荐,还望投稿或微博私信@潘乱兄

php调用api接口实例

python 入门

数据可视化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