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杆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许褚的儿子许仪是怎么死的许仪犯了什么错

发布时间:2020-12-25 03:52:34 阅读: 来源:螺杆泵厂家

许褚的儿子许仪是怎么死的?许仪犯了什么错?

大家好,这里是小编,今天给大家说说许仪的故事,欢迎关注哦。

许褚的儿子名叫许仪。

许仪死得的确很窝囊。作为将门之后,名震天下的虎痴许褚的儿子,他再不济也该是战死沙场的结局,而不是因主将钟会的马掉进坑里,然后就被以军法论处,斩首于营门外。

景元四年(263年),曹魏兵发三路伐蜀,征西将军邓艾率三万多人向甘松、沓中等地牵制姜维,雍州刺史诸葛绪率三万多人向武街、桥头等地截断姜维的退路,镇西将军钟会则为主将统兵十余万,分别从斜谷、骆谷进兵。

《三国志·钟会传》载:“先命牙门将许仪在前治道。会在后行。而桥穿,马足陷,于是斩仪。仪者,许褚之子,有功王室,犹不原贷,诸军闻之,莫不震竦”,此时钟会以牙门将军许仪为先锋,负责为大军开路。而后钟会紧随其上,可当钟会路过一座桥时,桥梁突然破了个大洞,致使钟会的马陷入洞中,钟会大怒,丝毫不听别人的劝,也不顾及许仪先父许褚的功绩,将许仪推出营门外斩首示众。诸军闻之,无不惊恐畏惧。

史书中对许仪的死只是简短的几句,并不是很详细。

但《三国演义》对这件事的记载却是很详细:

却说钟会下寨已毕,升帐大集诸将听令。时有监军卫瓘,护军胡烈,大将田续、庞会、田章、爰青、丘建、夏侯咸、王买、皇甫闿、句安等八十余员。会曰:“必须一大将为先锋,逢山开路,遇水叠桥。谁敢当之?”一人应声曰:“某愿往。”会视之,乃虎将许褚之子许仪也。众皆曰:“非此人不可为先锋。”会唤许仪曰:“汝乃虎体猿班之将,父子有名;今众将亦皆保汝。汝可挂先锋印,领五千马军、一千步军,径取汉中。兵分三路:汝领中路,出斜谷;左军出骆谷;右军出子午谷。此皆崎岖山险之地,当令军填平道路,修理桥梁,凿山破石,勿使阻碍。如违必按军法。”许仪受命,领兵而进。钟会随后提十万余众,星夜起程。 …… 却说钟会大军迤逦望汉中进发。前军先锋许仪,要立头功,先领兵至南郑关。仪谓部将曰:“过此关即汉中矣。关上不多人马,我等便可奋力抢关。”众将领命,一齐并力向前。原来守关蜀将卢逊,早知魏兵将到,先于关前木桥左右,伏下军士,装起武侯所遗十矢连弩;比及许仪兵来抢关时,一声梆子响处,矢石如雨。仪急退时,早射倒数十骑。魏兵大败。仪回报钟会。会自提帐下甲士百余骑来看,果然箭弩一齐射下。会拨马便回,关上卢逊引五百军杀下来。会拍马过桥,桥上土塌,陷住马蹄,争些儿掀下马来。马挣不起,会弃马步行;跑下桥时,卢逊赶上,一枪刺来,却被魏兵中荀恺回身一箭,射卢逊落马。钟会麾众乘势抢关,关上军士因有蜀兵在关前,不敢放箭,被钟会杀散,夺了山关。即以荀恺为护军,以全副鞍马铠甲赐之。会唤许仪至帐下,责之曰:“汝为先锋,理合逢山开路,遇水叠桥,专一修理桥梁道路,以便行军。吾方才到桥上,陷住马蹄,几乎堕桥;若非荀恺,吾已被杀矣!汝既违军令,当按军法!”叱左右推出斩之。诸将告曰:“其父许褚有功于朝廷,望都督恕之。”会怒曰:“军法不明,何以令众?”遂令斩首示众。诸将无不骇然。

虽说《三国演义》多数为虚构,但从罗贯中对于此事的发生、过程、结局都符合史实来看,此事应该不假。

从罗贯中的记载我们可以看出,许仪死得虽的确很窝囊,但却也不是没有理由的,甚至是有些咎由自取。当时许仪自荐为先锋时,钟会就说道先锋的职责就是“逢山开路,遇水叠桥”,且也明确的警告许仪“此皆崎岖山险之地,当令军填平道路,修理桥梁,凿山破石,勿使阻碍。如违必按军法”,就是此去皆是崇山峻岭,你为先锋需率军填平道路,修理桥梁,凿山破石,勿让后续大军行进有任何阻碍,否则军法从事。

可是显然许仪并没有完成钟会给他定下的目标,并接连犯下两大错。

第一大错,为了能夺下此次大战的头功,许仪并没有将钟会交给他的头等大事“逢山开路,遇水叠桥”放在心上,他为了争功,是一路狂奔至南郑关,这一进入汉中最后的一道关隘。可是因他急功冒进,致使魏先锋军大败,死伤惨重。

第二大错,因许仪眼中只有战功,所以对于修理桥梁,凿山破石等先锋应该做的事情是丝毫不顾,如此就致使钟会亲率大军于南郑关守将卢逊对战时,因战马陷于桥中而险些被卢逊刺死,若不是荀恺救援及时,恐钟会真的是凶多吉少。试想,如果钟会真的被杀,整个征蜀大军必将陷入一片混乱之中,甚至是最后被土崩瓦解,因此许仪犯的错不可谓不大。

如此,最后钟会虽夺下南郑关,但对许仪却是打算严惩,他与许仪说道:“汝为先锋,理合逢山开路,遇水叠桥,专一修理桥梁道路,以便行军。吾方才到桥上,陷住马蹄,几乎堕桥;若非荀恺,吾已被杀矣!汝既违军令,当按军法”,就是许仪既为先锋,自然应是专注于逢山开路,遇水叠桥,以便让后方主力军队迅速通过,而不是与敌作战。如此让我因战马陷入桥中,险些被杀,致使征蜀大业险些功亏一篑,如此岂能饶你。

显然,从中我们可知,许仪的被杀绝非是钟会公报私仇,而是军法使然。试想,如果此时钟会还不因此时处置许仪,试问他以后还如何统军,军中还有谁会将他的命令放在心上,如此征蜀大业如何进行。因此,许仪只有按军令处置,将其明正典刑,只有这样钟会才能继续统率征蜀大军率军攻蜀。

只得说许仪的死是咎由自取的,虽然这样的死对于将门之子的许仪来说的确是很窝囊,但作为军中的将士,公然违反军令,被明正典刑也是理所当然的,没什么好说的。不过这或许也不能说是许仪的错吧,谁叫许仪的父亲名声那么大呢?“虎痴”许褚的儿子,这个压力不是谁都能承受的,许仪太想证明自己了,太想证明自己不比父亲差,如此也就被迷失了双眼,为了战功,他将自己本职都忘记了,并最终差点让征蜀大业功亏一篑,这等重罪钟会岂能饶他呢?

对于钟会来说,此事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伐蜀,毕竟当时司马昭力主伐蜀时,只有他一人支持司马昭。如果此时钟会伐蜀失败,他势必会被朝堂上的百官群起而攻之,所有的失败都需要他和他的家族一力承担,到那时家破人亡就已成定局。如此,钟会又岂能容得手下将士对于伐蜀事业一丝一毫的懈怠呢?

西藏鼻前孔狭窄闭缩医院

上海市电脑狂躁症医院

青海省肌挛缩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