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杆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笔仙之死亡的边缘2-【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53:08 阅读: 来源:螺杆泵厂家

上一篇:《笔仙之死亡的边缘》

(三)阿娇的死亡

一周后,我出院了,恢复往日的生活,也继续学习,却没看见苏丽在来上学

更以为笔仙这件事早就过去,殊不知,笔仙这件事根本没有过去

推开寝室的门那一刹那,我吓傻了

阿娇站坐在寝室的窗户上,腿一摇一摇,嘴里好像还哼着小曲

“阿娇你在做什么?快下来”

我朝她大喊,她却没有反应,我急了,下面围满了学生

“你在做什么,下来,阿娇!”

她侧着脸看我,好像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我想伸手去拉她,可是….迟了

“啊”

我亲眼看见阿娇跳了下去,那一下,我仿佛听到阿娇说“你们都在死亡的边缘”

我爬到窗户上,看着阿娇坠落,死亡,我哭了,我怕了,第一次,这么恐惧

不一会,我就被带走了

“事发的时候她有说什么吗?”

我只会摇摇头,因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笔仙,她又来了

一直问一直问,我也只摇摇头罢了,难道我会说是笔仙做的吗?他们信吗?我冷笑道,笔仙,我就要和她斗斗,我心里暗自下定了决心。

我被放出后,再次把她们几个找了出来,但是这件事对她们的打击太大,她们都心不在焉,我已经再三强调过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结伴,不要单独,更加强调了,笔仙,我们一定是被笔仙诅咒了。

阿娇去世后,我们几个便整天闷闷不乐,自从笔仙游戏后,除了我和包珂然之外,还有吴帅,其他的都已经出了事,不是疯就是死,我们约来越害怕,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是给你的”

“这是什么?”我拿起一看,是一张符

“这是我爸爸带我去庙里的时候,我问大师要的2张,这个寝室,就我们2个了,我怕下一个,就是我了”

说着说着,包珂然就哭了,我赶紧收起那个符,安慰她到,别怕,以后我们一定要在一起,我们要学会斗争,就算只剩我们两个了,也要斗争。

就算是诅咒躲不过,我们能活多久就多久,就这样,我和包珂然就睡了,那晚我梦了个梦,这个梦是这样的:

我看见了一个女生,在草坪上默默的坐在,走进一看,是阿娇,我想要叫她,却叫不出来,然后一转眼,又看见一个穿红色衣服披头散发的女人向她招手,我慢慢的走进,仔细一看,这个不是我当初看见的那张脸吗?

一恍然,我看见她们向我走来,我好害怕,带着恐惧跑了,接着,我的梦醒了,是被吓醒的。

难道?下一个是我?

我摸摸口袋里的符,有一个红绳,我感觉揉了一下扯开套在了脖子上,然后匆匆忙忙去上课了…

“啊…啊…啊!!!!”只听见一声尖叫,是从浴室发出来的,我赶紧冲进去,是包珂然

“怎么了?珂然”

“不知道啊,我不知道”我朝四周望望,什么都没有

“你说啊,你看见了什么”

“我,,我看见了阿娇啊”

包珂然躲在墙边不敢睁开眼睛

“你,,你胡说什么”

“是,是真的,我,我好怕,我刚刚看见,她刚刚站在我,身后怎么办啊,李冉,阿娇回来找我们了”

我拍拍她的光膀,说“先出去再说”其实自己也很害怕

(四)庙里求大师…..

李冉把看见的都给我说了

我从没有的恐惧感上升,还有那个梦,也在脑海挥之不去

“好啦好啦,是你的幻想罢了,明天,咋们去庙里看看吧”

“恩”

这次,我觉得真得去庙里请大师看看了

一大早,我和包珂然就准备了充足的食物,上了山,这次,吴帅没来

到庙里已经中午了,门是开着的,但是却一个人都不见

“有人吗?”

“施主你好”突然蹦出来一个和尚。吓了我们一大跳

“你好”我们学着他的姿势对着他做了一边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我,我,我们来找大师算命的”

“这,我们大师已经休息了”

“让他们进来”一个声音沧桑的人对门外的和尚叫道

“是,大师”

就这样,我和包珂然被大师请了进去

“大师你好”

大师点点头,随后又示意我们坐下。

“你们的事情,我能够感应到点,你们,是触犯了什么吧?”

我甚是惊讶,这个他也知道,想必不简单啊,我和包珂然点点头

“哎,你们惹的祸可不小啊,她可是个难对付的货!”大师叹叹气摇摇头,慷慨的说道

我想,他说的就是笔仙

“孩子,你们今晚留在这一晚,我会亲自会会他的”大师好像很愿意帮我们的忙

我和包珂然点点头,心里放松了许多,大师人很好,我们带的粮食都在山上吃完了,大师怕我们饿着,又让我们在庙里吃了饭,虽然是素的,但是在这里我能够很静和一股清新的气息

夜深了,大师把我们找了过去

“孩子,我现在做的事情,是关系到你们的生命,你们愿意赌一把吗?如果不做,你们的生命更加危险,因为你们惹的已经跟上你们了!”大师显得很忧郁,但看起来却是很慈祥

“我,我愿意赌!”

我犹豫了一下,却还是赌出了这一把,包珂然看我也赌了,自然也就赌了,

“现在我们开始手连手,不要睁眼,不管你们看见什么”

“恩”说完我们三人便连起手,闭上了眼睛,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我的眼前开始又光,逐渐的,开始越来越清楚越来约清楚

视线开始清楚了,我看了一群学生,好像是在一个草坪上,对,我看清楚了,笔仙,她们在玩笔仙,我身体不得动弹,这好像是个梦,但我是清醒的,他们还在继续。

不一会,他们好像就因为什么事情,都散了,眼前又是一片黑暗,说黑暗也不是黑暗,就是一片空旷的草地,我眼睛好像能动,便随便看了看四周。

突然,从草丛中跑出来2个女学生,她们好像争吵了,我不能听到,却看见了即将发生的一幕,大个子的女生把另外一个女生扇了一巴掌,然后就退她在了地上。

不仅如此,还把她拖到了河边,我很害怕,难道她要杀死她,没想到,是这样的,那个大个子按住了那个女生的头,一把把她按在了水里,挣扎了好一会的那个女生,已经被那个大个子的女生淹死了。

那个大个子的女生慌张的跑了,临走前她把那个女生的尸体抛在了河中,我看清楚了那个人的脸,是我看到的那张脸,我好想喊,好想叫,却施展不出任何力气,渐渐的,我眼前又恢复了黑暗。

跳转到了我们几个玩笔仙的,我清楚的看见,握住那只笔的,还有一个人,是那个死去的女生,她握着笔,一笔一笔的移动着,移动着…

都是她,都是她在作祟,看到这一幕的我非常愤怒,却又自责,为什么当初没有拦着她们,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又错

一幕幕在我眼前飞快的跳转这,我憎恨这个作祟的女生,又同情她,她,是被害的

眼前一黑,我们几个就醒了过来,我和包珂然把我们看到的都说给了大师,大师点点头也没说什么,我到时有一个不解,就是为什么大师说这个会又危险。

大师说,我们能看见这一切都是他带入我们进入了恶灵的世界,恶灵大部分都会在这里面攻击,因为人在这里非常脆弱,但是这次恶灵并没有攻击,这个大师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没有多问,心也放松了许多。

(五)化解掉诅咒

“大师,我们,我们还有危险吗?”包珂然还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危,同样我也是

大师点点头说道“你们是幸运的,没有参加游戏也很及时来到这里,所以你们已经没什么危险了,不过,我送你们两个人没人一块开过光的玉,带此玉满1年,任何邪物都得退避三分”

我和包珂然都谢过大师,也准备下山了

天,还是那么亮,那么晴朗,我想起和苏丽阿娇的点点滴滴,心不禁一酸,却也回不到过去

大师走到我身边来对我说

“孩子,这不是你的错,忘了把,对自己也有好处”

我转过头看着大师,点点头,这段往事也被我藏在了心底

和包珂然临走之际,大师叫我们能去报案就去报案,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师说帮那女生伸冤,哎…

当时我和包珂然也没多想,就答应了,到学校才知道,咱们没证据啊,但还是报了案,我们就说咱俩在学校后山草坪的水塘里发现了死人,嘿嘿还真巧,搜救人员还真搜到了尸体,肯定是那女生的…

之后,我也选择了遗忘这段事情,现在我很快乐,包珂然也是,还是和一起一样,开怀,大笑,还有这块玉,我将永远珍藏….

……

精城高中学生部….

四位学生好像在做什么?

只听见嘴里说的

“笔仙笔仙,你是我的今生,我是你的前世,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笔上画圈”

“笔仙笔仙,你是我的今生,我是你的前世,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笔上画圈”

“呲卡~呲卡”

“呲卡~呲卡”

“你是我的今生,我是你的前世,若要与我续缘,就在死亡边缘!!!!”

(完)

试管婴儿移植后要注意哪些问题

额头出现白斑是怎么回事

淄博男性尿痛的原因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