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杆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笔仙之死亡的边缘-【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44:37 阅读: 来源:螺杆泵厂家

(一)结伴玩笔仙

我叫李冉,今天读高三,在这个学校已经读了半个学期了,我成绩一般反正这破高校也没几个成绩好的,奥,对了,我还有几个奇葩的室友呢

阿娇,她虽是我们的室友却不是和我们一个科的,她学的是理科,纯学霸,这只是对我们来说….物理数学化学样样精通没有她解不出来的,所以我们给他外号理通!

开学的第一天,我在校门口遇见了她,大包小包的,远看去就是个大小姐,不错,她就是一个大小姐,她,就是包珂然,说起大小姐来呢她也不是那么大小姐,她喜欢看漫画,我们寝室的书大多都是她的。

恩,要说最能吃的,也就数赵小雅同学了,不管身上有没有钱,你总能看见她手上的吃的,班上的人都叫她吃货

还有呢,就是我的双生了,当然别误会咯不是双胞胎啦,她,是苏丽啦,她比较活泼,和我一样,且性格和我极其相似,我们总有共同的话题,比如:鬼故事

虽然说男女授受不亲,我们几个却和f班那几个男生打得火热朝天,其中一个,就是咱们大小姐的男朋友,还有一个奇葩的名字,吴帅=吾帅=我帅,反正她是这么认为的。

眼看端午节就快到了,我们几个趁着中午空闲的时间,约在了一块

“吴帅,快过来呀~~!”这花痴一看见自己男朋友就开始撒娇,我严重鄙视包珂然,包珂然到没怎么在意还给我做鬼脸这死丫头

“后天就是端午节了,咋们去哪里玩啊?”我先发话了

站在吴帅旁边的说“我没时间,你们去玩吧,不好意思”

我摆摆手,“切”做出一副看不起他的样子

他也没做声,对吴帅耳边说了什么就走了

“吴帅他说什么呀”我做了个眼神,包珂然机智的走到吴帅的身边

“他外婆死了”

“额…”听到找个消息后我满脸愧疚,早知道我就不鄙视他了,害的我丢脸..他已经走很远了,想道歉也来不及了…

“好了好了到那天在说吧”说吧吴帅就走了包珂然也跟着他去了

留了我们几个在这里发呆….

时间过去了….我们期待的端午节也来了,我们统统放假了…

“哎,赵小雅,咋们今晚上哪玩去啊”

“就在寝室玩啊,我可不想出去和那个男的鬼混”

“说什么呢你”包珂然拿起一本漫画书就想赵小雅拍去。

“我可不允许你这么说吴帅啊”

我没理会她们,变跑到旁边问苏丽去了

“哎,苏丽,咋们去哪儿玩啊?”

“我咋知道呀?随便你们的,珂然把21集给我”

“奥”

“苏丽你…”

“嘿嘿嘿…”

搞了大半天,问谁也问不到个头

问阿娇她肯定就会说什么这个原理哪里原理,头都要大了

无聊的上午就那么过去了

“晚上了,咋玩什么啊”

“睡觉!”赵小雅拍拍自己的大腿,斩钉截铁的说到

“你们呢?恩?”我有点生气好不容易放个假就这么无聊

“如果能把这道题解出来我就告诉你们玩什么”

“切,你解除这道题要得等多长时间啊”

“哈哈哈”包珂然那个鬼精灵,看见了就烦!

“噔噔蹬~噔噔蹬”有人敲门

“谁呀”苏丽朝外头喊了一声

“我们!”

是f班的男生

“李冉去开门,快去啊”包珂然一下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假装弄弄头发

“你们怎么跑到女生寝室来了?”

“我们偷偷摸进来的,放假了,管的松”

李阳峰往里面挤挤,做到了我床上

“男女授受不亲啊,别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你想多了吧,李冉”

我不屑的撇了李阳峰一样

“玩什么啊?”

阿娇的题也解完了,凑起了热闹。

“先玩几把扑克吧”

“好吧好吧”真是然人无语的游戏,我心里暗暗吐槽她们,也无奈的配她们玩了

“飞机”

“炸弹”

“哈哈哈,快,贴,贴”

“我都输了几把了!”

这个老输的男生叫杨西,哈哈哈,我窃喜,这个傻子,老被人炸,我一旁看的笑的肚子疼

“哎呀不玩了不玩了,我们重新来玩个游戏吧”

“能玩什么啊?”

杨西故作严肃,还叫我们围在一起

“说啊”我开始不耐烦了

“你们知道吗?可以请神仙的游戏”

“靠,你逗我们呢,还请神仙”吴帅瞬间开始装起b来

“你继续说,别理他”我打断吴帅的话让他继续说

“知道笔仙吗?”

“啊,笔仙?”我和苏丽都震惊了

“你还知道笔仙?这可是禁止的游戏呀”苏丽语音中间杂惊讶

“对,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了,对了,你们怎么知道的?”

“她们,你就别说她们了,那个恐怖迷,老爱研究恐怖,简直哭笑不得,还经常给我们说鬼故事”阿娇一句夺过,我和苏丽都捂着嘴笑

“恩,那你们玩不玩?”

“我,我不敢玩”包珂然大小姐脾气又来了吴帅到一脸轻松样

“没事,然然,我陪你啊”经过吴帅这么一安慰,包珂然也放松了加入了我们

“那好,我们开始玩,我们需要4个人,2名男生2名女生,你们女生谁愿意参加,吴帅你呢?”杨西开始安排游戏

“我?我没问题”包珂然好像还是有点顾虑,拉了拉吴帅的手

“我来参加一个”阿娇这女汉子!竟然自告奋勇

“还有我,还有我”苏丽也举起双手

“你,你确定?”我问苏丽

“恩,我也参加个吧”

“好吧,注意点”我嘱咐好了苏丽,和其他人站在一旁静静的等待。

我深知这游戏的危险….

“现在开始,切记,不要问触及笔仙的问题,比如死亡…”

她们都点点头

“好,我来开始念咒语,你们和我一起念,记住,你们两个在笔仙没来之前,别睁开眼睛,记住了吗?”

她们还是点点头,寝室被我们几个弄的格外吓人,我坐在旁边静静的看

“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大概念了三四遍,纸上有了动静,我准备起身,可是被包珂然拦了下来,她小声的对我说

“笔仙来了,别触犯她了”我这才安静的坐回去

“笔仙,是你来了吗?”杨西看见有动静,就对纸上的闭问道

那支笔动了动,圈在了是字那个地方

“笔仙来了,大家可以睁开眼了”大家陆续睁开了眼睛

“我来问个我来问个”是吴帅那个急性子

“笔仙,我想问,我爱的人爱我吗?”吴帅问完,抄包珂然这边望道,包珂然干瞪了他一眼

“呲卡呲卡”笔移动着,还是一样,在是字哪里画了个圈,包珂然在旁边看见了笑的只乐呵

“好了好了我可以问了”

“笔仙笔仙,我想问下,我那道题可以借出来吗?”

“呲卡,呲卡”这次,和上面的不同,笔仙的圈画在了否字哪里,阿娇一脸不开心

“我说了吧,可以请到笔仙的,好了苏丽你问个吧”

“好啊”苏丽高兴的回答

“笔仙。笔仙,你….”好像有点停顿

“你,是在这里死的么?”

“啊,苏丽,我不是叫你不要问这样的问题吗?你怎么..”

“哎呀我才不相信有笔仙”

我突然感到不安,但是却没敢去问

这是,笔却迅速的转动了起来。

“呲卡呲卡”

“呲卡呲卡”

“呲卡呲卡”

“呲卡呲卡”

“怎么回事?”杨西慌张了起来

“我,我不知道啊”阿娇好像也感到怕了

我和包珂然不知所措

“怎么回事啊,我怎么松不开了”

“呲卡呲卡”

“呲卡呲卡”

“呲卡呲卡”

笔还在连续的转动

“都怪苏丽”

“啊,苏丽”

我顿时站了起来,却被这一幕吓傻了

只看见她的头扭扭歪歪,脖子也不听使唤一样,笔在她手上连续的转动,眼睛也变了白眼,我害怕极了,朝她们大喊

“松手啊,松手啊!”

“呲卡呲卡”

“呲卡呲~”

笔突然停了下来

“苏丽,你怎么回事啊”

苏丽没有动静,她们都在嚷嚷着,苏丽爬到了桌子上,我准备去叫她,那一幕,我真的无法忘怀

“啊!”

“怎么了?李冉,包珂然跑了过来”

“鬼啊!”

我看到的,不是苏丽的脸,而是死人的脸,非常丑陋的脸,还面目全非

(二)笔仙的诅咒

之后,我便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来多久,我醒了过来。

“我这是在哪里啊?”

“你醒了?李冉”

是阿娇,我朝她点点头

“苏丽呢?”

“住院了,医生说她神经受到了刺激,恐怕这辈子难好了”

“不会的,不会的,是不是笔仙,是不是笔仙啊,鬼啊”

一说到苏丽,我眼前又想到了那个面貌,可怕的面貌

“你怎么了?李冉,我们在这里陪你半天了,梦里你都喊鬼啊,鬼啊的”

得了帕金森该怎么治疗还能活多久

西宁哪一家医院去腋臭好

北京好的肿瘤医院是哪家